微信投票,专业微信投票第三方平台

投票,点赞,评论,转发,加粉,纯人工,有售后

你们对名次的热情期待,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微信刷票
安全 高效 专业
人工投票团队
各种投票 点赞 阅读量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投票  >> 查看详情

投票群微信刷票帮你拿到理想名次。

发布时间:2019-12-23 10:30:44

闫冬突然惊醒,感觉身子一轻,失去了海洋的浮力,回到陆地上,原来还在网吧之中。

贪婪地吸了几口空气,这时候才发现已经天亮了。

“冬儿,我就说吧!我们俩根本就不适合通宵。你看,花了一晚上的钱,却只上了半晚上的机。”邵文可也醒了,伸了个懒腰对闫冬说道。

闫冬还沉浸在被斧头鲨的捕杀之中,太真实的梦,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梦中红金龙被斧头鲨电得七晕八素的,这个时候还感觉身上有点隐隐作痛。

什么狗屁梦,明明觉醒天赋了,你好歹也让我把梦做完,干掉斧头鲨这大BOSS。这样突然中断梦境,就好像拉屎拉一半,却怎么也拉不出来了。

那感觉……

整个人都瞬间不好了。

“吃包子去?”

邵文可对着闫冬问道,他看着这时候的闫冬,感觉闫冬一夜之间变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是怎么也看不出来,好像是多了一份气质。

“嗯,好啊!你请客。”

闫冬还真感觉有点饿了,拿起装满硬币的塑料袋在邵文可面前晃了晃,一脸贱贱地对着邵文可说道。
 

票到底是如何刷出来的?

记者联系上一家名为某某“赢家科技服务”的微商,微商的“运营小妹”断言,所谓人工投票不可能百分之百,一定是利用某些软件进行修改;其次,有实力的商家会网罗一部分固定的投票人,以此为副业赚点零花钱。有些投票活动,需要当地的IP投票,因此刷票商家会将投票业务分包给“水军公司”,这些公司有各地的“地方部队”。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张杰表示,微信投票体现网络时代注意力经济的逻辑,网站刷票反映的则是陌生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在很多人看来,陌生人关系无需承担道德责任和角色义务,所以网络刷票才会大行其道,钻制度的空子。

校园生态圈成刷票重灾区

令人担忧的是,微信投票、网络刷票,校园生态圈是重灾区。南京中山小学校长助理李老师说,“学校用网络投票来总结、评比,有效、省事,无可厚非。但太多了,也就成了负担。而且,因为这些票选的后面是奖励、奖状,连着各种利益,容易滋生如拉票、淘宝买票之类的作弊手段。”

 

“冬儿,咋们能不作死吗?小姐姐的亲哥是这网吧的老板兼楼上跆拳道的馆主。”

邵文可对着闫冬小声说道:“上次撩了小姐姐的那个好汉,不知道出院了没有。”

“就那护妹狂魔?他打不过我。”闫冬想了想,凭着感觉说道。

邵文可:“……”

网管小姐姐:“……”

“小子,护妹狂魔这个称呼很特别嘛!”这网吧的老板兼楼上跆拳道馆主不知道什么已经出现在闫冬身后,一脸黑线地开口说道。

听老板的口气,他好像对护妹狂魔这个词颇有不满。

来者是客,顾客就是上帝,打人是犯法的,打顾客影响不好……

老板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自我安慰,尽量不要在网吧里动手打顾客,要不然以后谁敢来网吧上网?

“你刚才说我打不过你,要不咋们切磋切磋?”本不想动手,但是又咽不下这口气,老板咬牙切齿道。

“好啊!”

闫冬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就这话就火了,你这是想要挑战本兽王权威吗?向本王切磋,你到底长了几个脑袋?

等等,剧本不对啊!

让我好好捋一捋,我闫冬,现在2018年8月24日,即将进入高三的优秀理想青年,从不生事打架。

当然,小身板板生不了事,也打不了架。

除了学习还行之外,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兽王是什么鬼?怎么这个高大上的词语就从脑子里蹦出来?

还以“本王”自称,好羞耻啊!

我好像变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昨天吃掉了那条美味的红金龙之后,身体明显变得比以前更强,好像性格也突然变得有点易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