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投票,专业微信投票第三方平台

投票,点赞,评论,转发,加粉,纯人工,有售后

你们对名次的热情期待,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微信刷票
安全 高效 专业
人工投票团队
各种投票 点赞 阅读量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投票  >> 查看详情

微信投票群

发布时间:2020-03-22 10:00:59

 我徒步定回旅馆。整个儿穿过第四十一条大街。

  我这样做,倒不是因为我想散步什么的,主要还是因为我不想再在另一辆出租汽车里进进出出。有时候你会突然讨厌乘出租汽车,就象你会突然讨厌乘电梯一样。你于是就得靠两只脚走,不管路有多远,楼有多高。我小时候,就常常靠两只脚走上我们的公寓房间,足足爬了十二层楼梯。

  你甚至都不知道天已经下过雪了。人行道上连雪的影儿都没有。可天气冷得要命,我就从衣袋里取出我那顶红色猎人帽戴在头上——我才***不管我打扮成什么鬼样儿哩。我甚至把耳罩都放了下来。我真想知道是谁在潘西偷走了我的手套,因为我的两只手都快冻僵了。

“求帮投,打开我的朋友圈第yi条,关注xxx,谢谢!”

“你好,我参加西安一个评选活动,麻烦帮忙投票哦,谢谢啦。”近日西安市民刘芳收到不少朋友的微信,让帮忙投票。而且朋友圈里类似的投票活动很多。5月17日,华商报记者了解到,调查称七成以上人希望适当投票,不过有人讨厌微信投票。

  如今,点开微信,手机屏幕上就不时会跳出这样的消息。投票已成为微信朋友圈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扬子晚报》曾发起了一个“微信里最让人讨厌的行为”调查,经常在群聊、朋友圈的“投票狂”以18%的得票率位居第三。

  一边被我们所厌烦,一边始终热度不减。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根据问卷调查,84%的被调查者转发投票链接、根据请求投票的原因是想为同学和朋友帮忙,更有43%是因为迫于人情的压力才转发投票。另外,将近80%的被调查者对投票的具体情况一无所知或仅仅大概了解。可见,这种想法有相当强的代表性。

  从刚开始微信流行的“集赞”换奖品,到如今各类投票比赛,虽然形式变了,但本质却没有太大变化,实际上都是商家的一种营销手段。

  微信公众号营销需要粉丝,而投票活动是微信公众号提高粉丝数量最有效的方式之一。由于每投一次票,网友都先要对公众号进行关注,投一票商家就增加一个粉丝,一场投票活动下来,商家只用了很少的奖品就能换取上万的粉丝。

 一家商场的营销经理告诉记者,相比广告宣传,微信点赞或投票的营销手段,成本低,效果好,知名度能迅速提高,所以现在很多商家都会选择这种方式。这也是投票活动泛滥的原因。

  记者调查发现,随着职业投票人的介入,投票推举的初衷已然变味,微信投票已背离了评选活动本身。

  靠买票、靠人情、靠机器,一些投票甚至看不见其他参与者,只能看见投票者的信息,这种投票方式不仅毫无意义,也缺乏监管。

  西安市民郭宇说,用微信、朋友圈投票,还有其他的方式,比如发红包,比如在老同学群里呼叫你投票,你就不好意思不投票了。

  无论是利用同学、朋友的关系投票,还是利用红包投票,无非都是利用人情:一个是原有的人情,一个是红包买来的人情。

  “很多时候我不认识候选人,不清楚比赛的情况,不了解活动内容,这样的投票有什么意义?只是浪费精力和感情而已。”这是相当一部分受访者的心声。

  这种投票组织会吸收想要赚钱的闲散网民,组织的负责人会派人寻找需要投票的客户,谈好价钱后,把的任务分给网民,网民进行投票 后会有一定的报酬。而机器投票则需要投票ruan件,软件可以随便变换IP、验证码进行注册账号开始投票,由于技术的改进,一些机器投票也很难察觉是否作bi。

  虽然我们有无数个理由厌恶微信投票,但当我们也需要更多的投票的时候很无奈。

  当身边的人都通过来提高人气时,无论心中多么不愿意,也不得不迁就于此。微信投票本意是利用自媒体这个平台,征求使用者的意见,来使投票过程具有更广泛的代表性。然而在实施的过程中,却出现了很大的漏洞。参与者往往并不是根据自己的判断或者意愿而是出于人情关系或者社会关系,不得不被卷入大规模la票。在本次调查中,讨厌微信投票的人并不很多。它也许部分源于对这种无奈的体谅。
其实我即使知道了,也不会采取什么行动。我是那种胆小鬼。我尽可能不表现出来,可我骨子里真的是个胆小鬼。比方说,我要是在潘西发现了是谁偷走了我的手套,我也许会走到小偷的房里说:“喂,把你那副手套拿出来怎么样?”那小偷听了或许会装出十分天真的样子说:“什么手套?”我会怎么办呢,我或许会到他的壁橱里把那副手套找出来,是藏在他那双混帐的高统橡皮套鞋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里的,比如说。我会把手套拿出来,给那家伙看,说道:“我揣摩这是你的混帐手套?”于是那小偷大概会装出十分假、十分天真的模样,说道:“我这一辈子从来没见过这副手套。这手套要是你的,你就拿去。我可不要这种混帐东西。”我于是大概会直挺挺地在那儿站那么五分钟,手里拿着那副混帐手套,心里想着应该在那家伙的下巴额儿上揍那么一拳——打落他的混账下巴额儿。只是我没那勇气。